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时间:2015-05-22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朝鲜为什么要与中国式改革开放实行切割?原因有三:第一、中国改革开放是在拨乱反正,彻底否定“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路线的基础上进行的,而朝鲜作为血脉相传的政权,先辈领袖的“主体思想”和“先军路线”是国家稳定的压舱石,绝不容许置疑和更改,否则政权就会失去合法性的基础。第二、中国改革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导向,实行多种所有制并存特别是允许发展私营经济,而朝鲜党在思想上仍固守“计划经济和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所有制是社会主义主要特征”的认识,认为改变这两条就是丢掉社会主义,将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第三、中国国家体量大,承受能力强;朝鲜作为小国,抵御能力较弱,在美国敌视、南北分裂和激烈制度竞争的复杂环境下,如果像中国一样国门大开,势必给政治和社会稳定带来致命威胁。朝鲜如果强行中国式改革开放,只能落得个船毁人亡的下场。

最近,朝鲜在经济政策调整和拓展对外经济方面采取的一些积极举措引起广泛关注。这些举措有助于朝鲜尽快走出长期持续的经济民生困局,有利于朝政治、社会稳定和促进区内经济合作,值得欢迎和鼓励。但是,国内学术界和媒体有人把朝鲜的这些举措说成是“全面改革的信号”、“扩大开放的开始”,有的文章竟拿金正恩同邓小平相比,这就未免太不靠谱,失之荒唐。

朝鲜历来坚决反对把“改革开放”的标签加在自己头上,甚至将其视为一种敌对行为。金正日在世时指出:“帝国主义反动派叫嚷”改革””开放”,是企图推翻我们式社会主义的阴谋”,他强调“决不能被”改革”之风吹昏了头脑”。朝鲜党报《劳动新闻》指出,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叫嚷”改革””开放”,其真实意图是想搞垮我们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这种“颠覆瓦解阴谋”,在朝鲜“绝对行不通”。金正恩执政后,一再强调要遵循前代领袖的“遗训”,“继续沿着主体、先军和社会主义道路笔直地前进”。代表官方的经济学家也对外发声:朝鲜所采取的各种发展经济举措“不同于资本主义和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跟”改革开放”完全没有关系”。这些直接来自朝决策层的政治宣示,清楚地表明了朝鲜要与中国式改革开放划清界限的基本态度。

如果站在朝鲜的立场,从其特殊国情出发去观察问题,那么,我们就会理解它为什么要与中国式改革开放坚决实行切割。笔者认为核心问题是三个:第一、中国改革开放是在拨乱反正,彻底否定“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路线的基础上进行的,而朝鲜作为血脉相传的政权,先辈领袖的“主体思想”和“先军路线”是国家稳定的压舱石,只能奉为圭臬,绝不容许置疑和更改,不坚守这一点,政权就会失去合法性的基础。第二、中国改革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导向,实行多种所有制并存特别是允许发展私营经济,而朝鲜党在思想上仍然固守“计划经济和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所有制是社会主义主要特征”的认识,认为改变这两条就是丢掉社会主义,导致“资本主义复辟”。中国改革的实践告诉我们,突破这些思想禁区何其艰难。第三、中国国家体量大,承受能力强,在全方位开放情况下,尽管遭遇外来思想文化侵蚀、冲击的严重挑战,仍能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朝鲜作为小国,抵御能力相对较弱,在美国敌视、南北分裂和激烈制度竞争的复杂环境下,如果像中国一样国门大开,敌对思想和不良资讯流入,势必给政治和社会稳定带来致命威胁。显而易见,直面激流险滩,朝鲜如果强行中国式改革开放,只能落得个船毁人亡的下场。

朝鲜面临着两难选择:要加快经济发展,就不能回避客观存在的体制弊端;要采取变革措施,又必须以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为前提。朝鲜采取的处方是实行“我们式(朝鲜式)社会主义”和相应的“革新”举措。这些以“7.1经济管理改善措施”、“6.28措施”、“5.30措施”等命名的举措,从“土地承包”、企业扩权以及建立特区和开发区等方面看,确实容易产生中国式改革开放的联想,但深入辨析即可发现,朝鲜的“革新”举措与中国改革开放存在极大区别。比如,朝鲜搞“土地承包”,但并不解散合作农场;搞“企业扩权”,但不实行破产下岗;鼓励企业灵活经营,但并不改变产权属性;建立特区、经济开发区,但采取的是“据点式”“走廊式”管控模式。总之,朝鲜“革新”举措的基本点是:在不触动基本体制、制度的前提下,提高政策弹性,引进新的管理方式,发挥市场的作用;在“鸟笼式”管控下引进和利用外资。显然,这些做法是从朝鲜的国情出发的,具有鲜明的朝鲜特色,同中国的改革开放泾渭分明,仅凭“形似”即断定朝鲜在实行中国式改革开放实则大谬不然。

普遍认为,朝鲜的“革新”举措已经初见成效。据报道,朝鲜经济已连续3年保持正增长,国内市场和消费明显活跃,粮食紧紧张、生活用品紧缺得到缓解,这些成果与其实行的经济政策调整密切相关。随着经验积累和自信心增强,朝鲜加快“革新”和对外经济发展步伐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如果发展同维稳之间的张力过大,或伴随而来来的负面影响超过所能允许的底线,这些“革新”举措即有可能停顿甚至倒退。目前,朝韩紧张对立仍在继续,南北之间仅存的经济合作示范区开城工业园区摩擦不断,不能不使人们对与朝经济合作心存疑虑;特别是朝鲜坚持发展核导弹,国际制裁和孤立难以打破,如此恶劣的外部环境,必然对朝的内部“革新”和对外发展形成严重制约。这些因素决定了朝鲜的经济变革存在着严重的“瓶颈”和不确定性。因此,媒体和学界向社会传达朝鲜信息务须准确、全面,不能光当“报春鸟”和“拉拉队”,以免造成“莺歌燕舞”式的误导,麻痹、削弱投资者的风险意识,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任何国家都有权自主决定本国发展道路,它可以借鉴、引进别国的经验,也有排斥和拒绝的自由,别国无权干涉。人们殷切希望朝鲜实行改革开放,愿望完全正当和可以理解,但选择权在以“自主性”为生命的朝鲜的手里,外界硬要把“改革开放”的标签强按在朝鲜头上,其结果只会有百害而无一益。

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任务还十分繁重,我们最紧要的是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当然,中朝之间也要交流互鉴,我们应当认真研究、学习朝鲜的“我们式社会主义”的经验;在朝鲜需要借鉴、学习中国改革开放经验时,我们也要真诚相助。

(作者为中国亚太学会朝鲜半岛研究会委员)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