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邓聿文: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可能性越来越高

时间:2017-02-04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从特朗普和他的执政团队最近的言论来看,正如有外媒所称,他(特朗普)正在组建一个“最奉行经济保护主义和反华的政府”。

就中国而言,相比希拉里,特朗普及其团队对中国更不友善。这让当初许多支持他的中国人尴尬不已。中国人对特朗普确实缺少了解和研究,对他在竞选期间攻击中国的言论戒备不足,以选举语言看待。现在看来,特朗普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极有可能将他在竞选的承诺在上台后兑现,至少在贸易方面是这样。

中美之间存在着一种结构性的矛盾。这使得在奥巴马的八年,虽然中国努力寻求同美国扩大合作,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是在这八年,特别是最近两年,中美的磕磕碰碰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尖锐。特朗普是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上台的,在特朗普及其团队看来,美国要再次强大,就必须“修理”中国,因为正是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偷走了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让美国制造业衰落的。

而在过去八年,奥巴马对中国的软弱,也使得中国“有恃无恐”。在这种判断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会开足马力,同中国进行一场从经济到军事的全方位竞赛。

特朗普组建了他的经济团队和国安团队,其中不乏对华鹰派人物。如担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的彼得·纳瓦罗,以及一贯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另外,围绕特朗普的智囊以及国会中也有不少右派强硬人物,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要敲打中国。所以,从特朗普的人事布局看,未来美中两国关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使人堪忧。

那么,特朗普上台之初,是否会发动一场全面的对华“战争”,从南中国海、钓鱼岛、台湾和朝鲜半岛以及贸易五面向中国施压?这种可能性基本没有,因为即使美国新政府想这么做,也要一个准备过程。但是,为给中国“下马威”,特朗普从经济和贸易方面“惩罚”中国的可能性几乎可以肯定。

如上所说,特朗普要重振美国制造业,就必须阻断美国的市场免受中国产品冲击,而唯有提高关税,像其在竞选期宣称的那样,对中国商品课以45%的惩罚性关税,中国产品才不会输往美国。《纽约时报》对此就直言不讳地指出,特朗普通过选择莱特希泽为贸易代表,表明其打算履行竞选承诺,强硬对抗中国、墨西哥和其他贸易伙伴。他的人事任命以及在推特上的言论,一起凸显他所强调的“在美国生产”主张。

从美中两国的贸易量和结构来看,特朗普似乎也有能力实施贸易战。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美国总共购买了价值4819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打破了纪录,约占美国所有进口商品的五分之一,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这一数额占到中国出口总额的20%以上,GDP总量的4%以上。

同年,美国向中国卖出了价值1162亿美元的商品,包括飞机零部件、手机、汽车和半导体,占美国经济的比率仅为0.7%。假如两国打贸易战,以2012年的贸易数据来计算,一些学者预计中国将有2000万个就业岗位会受影响。

所以,对特朗普的惩罚性关税言论,不能仅仅视作威胁,宁可把事情想象得更严重。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真打起贸易战来,中国只能束手就擒,做城下之盟。毕竟中国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美中两国经济犬牙交错、复杂多变,即使特朗普有能力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只要中国应对得当,美国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全胜而回。

以美国出口为例,2015年对华出口固然只有中国对美出口的四分之一,但飞机零部件、汽车和半导体等产品属于高价值行业,工人们享受着高薪。失去中国市场,可能意味着美国为了不那么好的岗位,而牺牲了更好的岗位。

对即将到来的美中贸易战,前一阵中国国内学界似乎有一种轻视倾向,以为不大可能发生,倒是美国学者,包括保罗·克鲁格曼这样大牌的学者,一直在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张。

《纽约时报》厄多铎·波特(Eduardo Porter)去年11月在该报发表一篇《与中国打贸易战,特朗普赢不了》的文章,分析了中国可能的报复措施。他说,中国有几种报复方式,除了不购买美国的飞机、汽车外,还可以禁止国有企业与美国公司做生意,限制基本商品如稀土的出口等,以及放松对盗版美国专利和版权的打击。

此外,给中国贸易设置壁垒,对缩小美国贸易逆差几乎没有作用。因为在中国制造产品的美国公司不会带回多少制造业;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会去另外一些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且就算“回流”到国内,这种生产在很大程度上也会是高度自动化的,不能给美国人提供多少额外就业。

厄多铎·波特引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后者的分析是,与中墨进行全面贸易战,将在2020年让美国的失业率,从如今的4.9%提高到近9%,这将无法改善数百万工薪阶层美国人民的经济前景。

不仅如此,美国将在这场贸易战中被视为反面角色,而中国仍会在许多国家眼里保持着受害者的身份,保持着为开放、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事业,而担当倡导者的地位。最后,他的结论是,特朗普与中国打贸易战,得不偿失。

不论贸易战的结局如何,如果判断一定会来的话,中国就一定要早做准备,有预案,有储备政策。最好的方式是不惧特朗普的恐吓,让其知道两败俱伤而不敢轻易发动贸易战;最坏的情况是在特朗普的恐吓下,为避战而采取绥靖心态,这只会诱发特朗普更大的胃口。

(作者为法学硕士,资深记者,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