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李家忠:中国医疗组参与救治越南国家主席

时间:2017-02-13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1995年12月至2000年7月我担任驻越大使期间,经历了两国关系中的一些重大事件,其中中国医疗组前往越南参与救治生命垂危的越南国家主席便是其中的一件。

越方提出派中国医疗组请求

1996年12月7日(星期六)上午,越共中央对外部给中国大使馆打电话说,阮文山部长将于当天下午3时紧急约见中国大使,但没说要谈什么事情。下午,我和大使馆随员张向斌准时到达对外部。

走进会客厅,阮文山部长连忙起身迎上前来,站在他身旁的还有越南卫生部部长杜原芳。阮文山部长说,今天请大使来,是谈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11月7日,黎德英主席在家洗澡时,高血压病紧急发作,血压升至225/110毫米汞柱,当即被送到河内108军医院。经抢救,病情虽有所缓解,但一个月来始终处于嗜睡状态,四肢部分瘫痪,吞咽困难,需用鼻饲进食。越南医疗专家认为,随时都有出现突发性病变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卫生部和中央保健委员会经反复研究,一致认为应请求中国医疗专家来越南协助治疗,除此无更好的办法,并就此向中央政治局作了报告。12月7日上午,杜梅总书记批示同意了这个意见。

阮文山请我将这些情况报告国内,建议中共中央本着同志加兄弟的情谊,派脑神经、脑病变、脑血管专家前往越南参与治疗,时间越快越好。至于派西医、还是中医,以及派多少人,均听由中方决定。阮文山还说,黎德英主席的详细病历将在当晚前送到中国大使馆。我表示,将立即把阮文山所谈内容报告国内,一有消息会马上向越方通报。回馆后,我立即把阮文山所谈的内容报告了国内。

中央对越方的请求迅速做出回应。12月10日,即越方提出请求的第三天,我便遵照国内指示,紧急约见越共中央对外部阮文山部长,向越方通报说:中共中央对黎德英主席的病情十分关切,衷心希望他早日康复。中共中央认真研究了越方的建议,决定立即派四人医疗小组赴越,协助对黎德英主席的治疗。医疗小组定于12日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61航班飞抵河内。医疗小组组长为北京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王新德。成员有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李舜伟、北京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刘焕民和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米逸颖。另外,还将派中联部亚二局一秘李军作为医疗小组专职翻译。阮文山部长听后十分激动,表示越方一定同大使馆密切配合,做好医疗小组的接待工作。事后我得知,国内在星期日,即接到大使馆电报的第二天下午就已组成了医疗组,可见行动之快。

12日晚,医疗小组准时抵达河内内排国际机场。越共中央对外部常务副部长范文章、108军医院副院长阮金女孝大校和我一起到机场迎接。阮文山部长和108军医院院长武鹏庭大校在医疗小组下榻的国防部宾馆迎候。

阮文山部长对中方迅速派出医疗小组一再表示感谢。双方商定,本着只争朝夕的精神,第二天上午8时便去108军医院,对黎德英主席的病情进行会诊。越方还表示,关于中国医疗组来越事,需对外保密。中国大使馆除我和政务参赞高德可外,其他同志均不知道此事。医疗组的翻译李军同志的爱人周成玉是大使馆的二秘,在很长时间内也不知道她的丈夫已到了河内。

13日上午8时,我陪同医疗小组准时到达108军医院会议室,听取越南医生对黎主席病情的介绍。越方在场的有国家副主席阮氏萍、卫生部长杜原芳、中央保健委员会专门委员会主席阮世庆中将、108军医院院长武鹏庭和其他专家、教授共18人。王新德教授曾参加过为胡志明主席看病的医疗组,早就认识阮世庆中将,两位老朋友见面时,热烈拥抱。

杜原芳部长起立致辞说,中国党和政府派出医疗专家前来为黎德英主席治病,充分体现了中国党和政府对越中关系的高度重视和对越南党与政府的高度信赖。此举进一步巩固了两党两国的传统友谊。相信凭借中国的先进医学和两国医疗专家的通力合作,黎德英主席的病情会逐渐好转起来。

武鹏庭院长说,越共中央政治局指示越方有关部门和医疗专家要绝对信赖中国专家,要为中国专家创造一切条件,与中国专家通力合作;要尊重中国专家的意见,治疗方面要以中国专家为主;技术方面出现双方意见不一时,要按中国专家的意见办,由中国专家最后决定。越南专家要趁此机会好好向中国专家学习。当时我觉得武院长的意见值得商榷,但当场没说什么。

接着,越方专家详细介绍了黎主席的病情,之后双方专家到病房查看病人,我也跟了进去。

鉴于黎主席的身份,医院专门腾出整个一层楼供医护人员使用。走进病房,只见黎主席昏睡在病床上,鼻孔里插着鼻饲管,眼睛紧闭,四肢不能动弹。中国专家用大头针试看他四肢有无痛感,均无反应。翻开眼皮,眼球也不能转动。武院长说:“中国医疗专家给主席看病来了。”黎主席照样毫无反应。我几位专家逐一为黎主席作了详细检查后,便退出病房。

接着,双方专家共同会诊,商量下一步如何开展治疗工作。中国专家诊断黎主席患的是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溢血和高血压病,认为目前病情相当严重,而且不排除再度脑出血的可能性;一旦再度出血,情况将更加危险。越南专家同意中国专家的诊断和对病情的预测分析。

在谈到今后的工作计划时,王新德教授让我发言。由于现场无法同中方专家商量,我只好谈谈个人的想法,心想讲错了由我个人负责就是了。我首先肯定一个多月来越南专家为救治黎德英主席所做的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我说,中共中央派中国医疗小组来越南的唯一任务,就是协助越南专家为黎德英主席治病。中国专家将竭尽全力,同越南专家密切合作,毫无保留地提出意见和建议。但治疗上仍应以越南专家为主。中国专家的建议只有在获得越南专家同意后才能付诸实施,中国专家开出的药方,只有在越南专家签字后才能给病人服用。中国专家绝不做任何越南专家尚未同意的事情。我还说,至于医疗小组在河内工作多长时间,国内未作明确规定,将视黎德英主席病情的变化再议。

武院长和在场的越南官员、专家对我的意见未表示异议。双方商定,将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两国专家每天上午8时到病房为黎主席查体并进行会诊,研究治疗方案。其余时间,中国专家虽住在宾馆,但随叫随到。我专家还表示,医疗小组从北京带来了一些药品,包括西药和中药,都将无偿提供给治疗使用。

黎主席的夫人也在现场,却一言不发,可以看出她内心的焦虑。

12月15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黎可漂(1997年12月至2001年4月任越共中央总书记)会见和宴请医疗小组,我也应邀出席。黎可漂说,黎德英主席患病后,越南医疗专家及时进行了抢救。但由于病情严重,越南领导人也没有把握。经政治局研究,决定请求中国党派医疗专家来越为黎主席治病。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对此非常重视,立即满足了越方的要求,越共中央政治局全体同志为此十分感动,这是越中两党、两国团结和友好合作的体现。中国医疗专家还特别带来了名贵中药安宫牛黄丸,越方表示衷心感谢。越南领导人相信,有中国现代医术和传统医术的丰富经验,有中国专家和越南专家的密切合作,黎德英主席一定能早日康复。但席间在谈到治疗前景时,黎可漂只询问黎主席能否再坐起来,流露出他本人对黎主席能否完全康复并无多少信心。

双方密切配合疗效明显

使馆把医疗小组抵越后的工作情况和我在双方专家会诊时所谈的意见及时报告了国内。国内答复同意我们商定的“工作方针”,并作了一些具体指示。我请医疗小组的专家到大使馆,向他们传达了国内的指示精神,并研究具体如何开展工作。

大家一致认为:(一)越南专家确实已尽了最大努力。现在越方专家同意我方诊断意见,表明双方的看法已经一致,这是搞好合作和争取最佳疗效的前提。(二)越方对我专家确实非常尊重。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言谈举止上更要特别注意尊重越南专家。(三)108军医院设备较差,对病人的护理欠周到细致,消毒不够严格,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疗效。我们将随时提醒,提出改进建议,但要注意方式方法。(四)医疗小组是由中央派出的,要随时向国内请示汇报,以及时得到国内的指示。如前方需要补充什么药品,大使馆将及时通报中联部,中联部将指定专人到北京医院领取,密封包好后交每星期一、四的民航班机带到河内,大使馆再派专人前往领取。

应该说,医疗小组对黎主席病情的严重程度是有充分认识的,因此开始时对治疗前景的估计也十分谨慎。但由于诊断准确,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措施得当,在不长时间内黎主席的病情竟奇迹般地明显好转。

10天后,黎主席的蛛网膜下腔出血已大部吸收,肢体已能动弹,双手可抬至头部,左腿可抬至膝部,并开始说话,语句虽不清晰,但越方官员说可听懂30%左右。24日,医疗小组为黎主席查体时,我也在场,他已能叫出我的名字。只是仍须维持鼻饲,不能直接进食。

在治疗过程中,越方未再提及以谁为主的问题。每次会诊双方均各抒己见。对治疗方案,中国专家每次均以建议方式提出,同越方专家商量。但越方专家十分尊重中国专家的意见,双方配合密切,关系颇为融洽。特别是黎主席病情明显好转后,越方专家对中国专家更加敬重。

国内对医疗小组的工作也表示满意。12月31日,中联部特意给大使馆发来电报说,半个月来,医疗小组遵照中央指示,以高度责任感和精湛的医术,辛勤工作,克服困难,同越方专家密切配合,终于使黎主席病情好转、稳定。国内向医疗小组表示亲切慰问和衷心感谢,并祝大家新年快乐。

12月31日,我带着鲜花到医院向黎主席祝贺新年,祝他早日康复。黎主席让医务人员扶他坐起,双手接过鲜花,并握着我的手说,他的健康恢复到今天这个地步,是越中医疗专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其中也有他个人的一份努力。黎主席特别让我转达他对江总书记和李总理的衷心感谢和亲切问候。

越方挽留医疗组

鉴于黎德英主席病情已明显好转,并进入康复阶段,双方专家对下一步的治疗方案也已商定,经请示国内同意,医疗小组拟于1997年新年后一月中旬回国。1月4日,王新德教授非正式地向越南中央保健委员会专门委员会主席阮世庆中将表示,中国医疗小组拟于1月14日回国,并就此征求越方意见。阮世庆允即向领导报告。

1月9日,108军医院院长武鹏庭宴请中国医疗小组,我也应邀出席。在座的越南卫生部长杜原芳表示,他想大胆地向李大使提出一个请求。他说,再有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出于好客,越方希望中国专家多留一段时间,以便更好地了解越南,并对越方专家给予更多帮助。越方知道中国专家已来越近一个月,国内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尤其是春节期间应该同家人团聚。但越南卫生部、中央对外部、中央保健委员会,特别是黎德英主席本人希望中国专家能再留一段时间,最好能到春节前夕或过了春节再回国。如这一愿望能得到满足,那将是黎德英主席全家的幸福。希望中国同志研究后,尽快给予答复。当然,最后如何决定,要看中国同志的意见。

由于我对杜部长所提要求毫无思想准备,而且这样事情我个人也无法决定,所以当场未立即表态。宴会结束后,我把杜部长请到一旁,询问越方对我专家回国的时间有无更具体的意见。杜部长说,越方的意见是,从中方提出的回国时间1月14日算起,可多留两周,也可多留10天,如中方实在有困难,多留一周也可以。

回到大使馆,我和医疗小组的专家们一起商量。大家一致认为,中央派我医疗小组来越为黎主席治病,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尽管黎主席病情已进入康复阶段,我专家眼下已无更多事情可做,但鉴于越南卫生部长亲自出面,郑重提出希我专家多留一段时间,且强调这是黎主席本人的愿望,在此情况下,我不便回绝;但如留在越南过春节,对越方也有诸多不便,况且专家们在国内确实还有大量工作要做。经认真研究,认为可以接受杜部长提出的中间方案,即在14日以后再多留10天,24日回国。结果国内同意了我们的意见,越方也很满意。

1月21日,越共政治局常委黎可漂再次宴请中国医疗小组,感谢中共中央同意让医疗小组多留10天,并向王新德教授面交了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和黎德英主席分别给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的感谢信。

这时,黎主席的病情进一步好转,说话能力已恢复正常,上肢功能良好,能自行坐起并签署文件。在有医护人员搀扶的情况下,还可站立并步行几步。

医疗组圆满完成任务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越方对中国医疗小组的接待和照顾颇为热情周到。108军医院在黎主席病房旁边,专门为中国专家布置了一间休息室,给每人配备了全新的白大褂,房间内每天都摆放着稀有的热带水果,并不断更换品种。越方还利用星期日安排医疗小组到南方胡志明市旅游。除政治局常委黎可漂两次宴请外,国家副主席阮氏萍、卫生部长杜原芳和国防部副部长陈亨中将也分别宴请了医疗小组。

1月23日,我陪医疗小组前往108军医院向黎德英主席告辞。黎主席早已穿上西装、皮鞋,系上领带,和夫人一起坐在一间专门布置的房间里,等候同医疗小组的合影留念。摄影记者也做好了准备。

当时黎主席虽未多说什么,但兴致很高。照相后,大家同黎主席夫妇一一握手告别,随后走出房间。但黎主席又把大家请回去,说还要同每个人单独合影留念。

当晚,我在使馆宴请医疗小组和越方代表。越南主席府办公厅主任阮越勇、中央对外部常务副部长范文章、中组部副部长朱文易和108军医院院长武鹏庭应邀出席。我举杯感谢一个多月来越方对中国医疗小组的热情款待,强调黎德英主席病情好转和逐渐康复是中越医疗专家共同努力、密切合作的结果,是双方的共同胜利,并祝黎主席早日彻底康复。范文章副部长再次对中国医疗组表示感谢。他赞扬中国专家通过自己的工作,为进一步增进两党、两国相互了解和信任做出了贡献。

1月24日,中国医疗小组圆满完成任务,离河内回国。越共中央对外部副部长黄瑞江和我到机场送行。

医疗小组回国后,中联部和医疗小组向中央写了总结报告。李鹏总理在报告上批示:“这是通过医疗进行外交和党际交往活动的一次成功事例。应总结经验,并对以王新德同志为组长的全体医疗小组表示慰问和表扬。”

医疗组的工作在越引起热烈反响

春节是中越两国人民共同的传统节日。按照越南多年的惯例,除夕之夜,国家主席要向全国人民发表电视讲话。我心想,黎主席尚在康复阶段,今年可能由其他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

但2月6日(除夕)晚,我和大使馆一些同志到河内市中心还剑湖畔观看夜景回来后打开电视机,看见黎德英主席正在发表电视讲话。口齿虽不能像生病前那样清晰,但能在电视台讲话,表明身体康复状况已相当可观。

事后越南同志告诉我说,中国医疗小组回国后,黎主席仍继续住在医院,直至除夕当晚才取下鼻饲回家。途中在主席府大厅停留,发表了电视讲话。这是三个多月来,黎主席第一次公开露面。

两个月后的4月2日,越南九届国会第十一次会议开幕。各国驻越使节均应邀出席。我看见黎德英主席大步走上主席台,声音洪亮地发表了即席讲话。国会代表们看到黎主席已完全康复,长时间热烈鼓掌表示祝贺。

中国医疗专家救治黎德英主席的故事不胫而走,在越南干部、群众中广为传颂。他们都把中国医生描绘成神医。一些不了解实情的人还把黎主席的起死回生完全归功于医疗组带去的中药安宫牛黄丸,以至于不少越南代表团访华后,都要想方设法带回一、两丸。就连黎主席夫妇也对此深信不疑,竟托人买回2000美元的安宫牛黄丸,放在身边备用。

此后几年,越方又先后三次请中方派医疗专家,为越共中央前总书记阮文灵、前国务委员会主席武志公、越共前政治局委员裴善悟、前国防部长段奎大将和越共元老范文同治病。还安排越共政治局委员、河内市委书记黎春松和副总理阮功丹到北京治病。

2000年7月上旬,我任期届满回国。离开河内前夕,越方安排我和夫人向黎德英夫妇辞行拜会,地点就在他的家里,并由越共中央对外部部长阮文山陪见。

此时,黎德英已从国家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担任越共中央顾问,身体早已完全康复。他热情地同我握手、拥抱,并同我们合影留念。谈话中,他兴致勃勃地赞扬了几年来中越关系的发展,一再感谢中国派医疗专家为他治病。黎德英还当面赠送了一份亲笔书面留言,全文是:“李家忠同志在越南工作期间,为建立越中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做出了积极贡献。祝李家忠同志和全家健康、幸福。祝您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继续为建立越中两国的牢固团结和友好合作做出贡献。黎德英2000年7月5日于河内”

如今中国医疗组为黎德英主席治病的事已过去近20年,我很想知道他后来健康情况如何。2015年7月24日越南《人民报》报道,95岁的黎德英一天前在河内出席了越南公安部队建立70周年庆祝活动。相信当年医疗组的所有专家得悉这一消息,都会和我一样感到欣慰和高兴。

(作者为中国前驻越南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