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王德培:陷于八大矛盾,特朗普“壮志难酬”

时间:2017-02-27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作为政治素人,美国总统特朗普“七十而从心所欲”,完全颠覆经典政治套路,颇有“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意思。然而,美国总统表面看似冲击度大,实则将不得不陷入重重矛盾与悖论中。

具体说来,特朗普将面临八大矛盾,首当其冲的是99%与1%的阶级矛盾。《21世纪资本论》中提到,之所以马尔萨斯、李嘉图、马克思诞生在19世纪,在于那是个贫富悬殊的时代,研究财富如何分配是经济学的重点。

整个20世纪,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收入分配问题暂时得以缓解,作为矛盾主要方面,经济增长变成全世界最关心的课题。

到了21世纪,被长期忽略且日益尖锐化的贫富分化开始凸显,并“假手”金融危机小试锋芒,广泛贫困化的99%要造最富有的1%的“反”。贫者愈穷、富者愈富是由市场经济过剩本质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特朗普虽靠为底层人民鼓与呼上台,但要真正从根本上化解,不是靠几句类似“雇美国人买美国货”的口号就能解决。

第二,种群矛盾与种族矛盾,尤其是白人与有色人种的矛盾。富可敌国的华尔街、硅谷精英与广大中西部铁锈地区的穷苦工人形成鲜明对比;白人警察与黑人几乎上升为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事实证明,奥巴马当选只是个体的成功,绝非美国的成功。

特朗普与希拉里的选战,直接将美国社会前所未有的撕裂赤裸裸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出于“政治正确”考虑,美国主流社会有意回避“种族差异”,缺乏理性探讨,然而,历史长期形成的隔阂与偏见,及由此生发出的矛盾冲突,并不会因刻意回避而自动弥合、消失,反而越积越深,随着市场经济带来的贫富分化将大多数人边缘化,种群、种族矛盾果断沦为冲突的载体。

第三,新老移民之间以及与难民之间的矛盾。追根溯源,美国人都是移民。然而,老移民在充分享受移民文化红利、登堂入室后,却要关闭身后的大门,想尽一切办法把新移民拒之门外。究其根本,美国历史悠久的移民文化登峰造极之后开始走向自己的反面,即进入自我否定阶段。

第四,政治正确与功利主义的矛盾。政治正确,本质上要求凡事讲原则,先把道理理顺,而功利主义则追求利益至上,唯利是图。举个具体例子,依照美国藤校录取原则,为确保受教育权均等化(政治正确——“你弱你有理”),它们会倾向于录取来自教育水平相对低的地区、家庭条件更差、非白色人种等的学生而明显“忽略”现实学业水平差异(功利主义——更优质生源)。套用到政治上,政治正确往往意味着不经济,甚至违反规律,与功利主义背道而驰。

第五,超级大国的傲慢独尊与世界所有国家的矛盾。距任期结束还有9个月时,奥巴马对沙特、英、德进行了外交谢幕之行,意在缓和因亚太再平衡战略而被冷落的中东与欧洲盟友关系。此外,还踏足古巴、广岛。然而,这一系列“道歉之旅”却在美引起轩然大波,舆论纷纷指责其将个人虚荣摆在国家骄傲之前。可见,超级大国唯我独尊在美国是何等地深入人心。根植于美国人基因里的从上至下的“美国例外论”,自然地把美国置于其他所有国家的对立面。

第六,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矛盾。能够创造就业的传统制造业日渐式微,金融业赚得盆满钵满却吸纳就业有限;实体经济因金融资本不断“抽血”而加速衰败,国家经济被金融业掏空,这种趋势短期内相当难以扭转,就连创新之源硅谷都转向金融,矛盾激化趋势显而易见。

第七,世界贸易(WTO等)与产业分工的矛盾。自由市场经济催生贸易全球化,贸易全球化要求要素配置全球化,进而导致产业分工全球化,即根据禀赋不同,不同国家承担产业链条的不同环节,而一旦全球化,最多的工作岗位自然流向成本洼地,随着产业转移,发达国家产业空心化,中产阶级不断“下流化”。

第八,旧权力体系与新经济的矛盾。当下世界诸多拧巴,皆源于旧权力体系与新经济错位,旧体系想要固守权威与中心,而新经济偏要扁平化、去中心。禁穆令遭硅谷127家公司集体起诉,其中不乏谷歌等知名企业,就连之前一直支持特朗普的硅谷大佬彼得?蒂尔、马斯克也站到其对立面。新经济正在构建一整套全新的权力体系,势必对冲旧权力体系。

以上八大根本性矛盾左右着未来格局,然而大多数人却被特朗普迥异于常人的个人特质所捕获,更愿从人格角度预测其对世界及中国的影响,其实,即便没有上述八大矛盾,总统权力自身还面临很多限制,不可能“一意孤行”,跛脚总统比比皆是。一般而言,有三种跛脚总统。一种是任期最后阶段的失势。奥巴马在告别演说中自嘲为“跛脚鸭”,其实这早在2014年末国会被共和党掌控后便成定局,“没人再听他指挥”,任期的最后两年几乎全部沦为“垃圾时间”,难有作为。一种是受制于权力制衡(如三权分立)。特朗普自说自话搞“禁穆令”,遭法院驳回,即为明证。“法大还是总统大”根本不能称其为问题,因为在标准美式三权分立架构下两者毫无可比性。即使总统再有个性,也只能在行政、立法、司法彼此相互牵制所构成的框框内“撒泼”,很难为所欲为,譬如被法院打脸的特朗普也只能在推特上骂街,却断不敢公然违宪。一种是亚洲地区比较常见的非暴力不合作。在野党往往通过非暴力不合作来实现对总统权力的制衡,表面看似集权制,实际上权力在博弈中达到制衡。综上,特朗普注定也将是“跛脚”总统。

此外,特朗普还可能“栽在”俄罗斯手上。尽管俄罗斯助攻特朗普上台的阴谋论缺乏有力证据,但显然并非空穴来风;他一反常态(美国一贯仇俄立场)力挺普京也确有蹊跷之处。或许他真有“把柄”捏在俄手中也不得而知,未来很可能成为被对手弹劾或俄胁迫的“软肋”。

总之,特朗普的“威力”不像其所宣扬的、受众所想象的那么大,在于这不是个英雄力挽狂澜的年代,而是勾兑的时代,只能产生勾兑大师,特朗普顶多能完成“破”,却无法实现“立”,这也是其时代宿命。就此而言,相对于时势,其个人特质的权重微不足道。

当然,中国除种族矛盾、新老移民矛盾外,其他六大矛盾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一个也不少。相对应的例子俯拾皆是,如实体经济与金融资本矛盾已成中国经济迈不开的“坎”,有关方面动足脑筋也无法把钱赶入实体领域;城乡收入差距、基尼系数难看到无法示人;以滴滴打车为代表的新经济模式与传统管控体制“缠斗不休”;中国既拿到世贸的好处,也咽下产业低端化、环境恶化的苦果……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中美始终是一根藤上的苦瓜,谁也别想看对方的笑话。

由此可推断出中美关系(矛盾)的基点:一是各自重在内部。八大矛盾更多地在内部,内因决定外因,要化解或缓和矛盾,还得从内部开始着手,中美概莫能外。二是外部将以挤压的方式演变。挤压对方的存在空间(而非把内部矛盾通过高强度冲突的形式转嫁出去),从而实现力量的此消彼长,是中美“攘外必先安内”的必然选择。因此,中美矛盾并不会因为奇葩总统的上台就坏到哪里去,当然,也不会因为中美越来越“夫妻相”而真的好到哪里去。

(作者为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文章转自澎湃)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