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柯海瑞:特朗普的政策将两败俱伤

时间:2017-03-06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在竞选期间,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纲领明显缺少细节,但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外,那就是中国注定无疑是邪恶的。特朗普先生称中国是偷走就业机会的贼,为扶持出口操纵本国货币,自私地利用双边贸易安排超越美方竞争对手。特朗普用他标志性的委婉与思考风格批评美国的前任领导人允许中国“强暴”美国,进行“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盗窃”。特朗普表示,美国工人阶级衰落,许多国家应当受指责,但中国是它们中间的主犯。

假设中国不再存在,那么对美国蓝领工作岗位的主要威胁其实是来自国内,而不是国外。但按特朗普总统的一贯口吻,他承诺要打一场过时的战争,所使用的武器给盟友带来的杀伤力,与给他的假想敌带来的伤害不相上下。

虽然曾经一度,工厂就业岗位确实转移到了中国(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但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这种状况已不复存在。长期以来,自动化才是并将继续是美国蓝领工人的真正威胁。中国工厂工人的工资近年迅速上涨,如今已经是亚洲最高,以至于中国企业现在要到亚洲其他地方寻找更便宜的劳动力。中国货币一度可能被低估,但现在已经稳定在中国央行要去努力支撑它的水平。

美中经济关系需要纠正,但在高端制造业和高技术部门,中国或许在将来才会构成超越我们的威胁。特朗普总统所针对的问题是错的:固然可以把工厂窃贼中国当成可利用的反派角色,但它不再有什么相关性。

实际上,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是导致工人阶级困顿的罪魁祸首的坚信不移,对这位总统宣称要保护的群体来说,作用可能适得其反。特朗普总统提出对中国征收45%、对墨西哥(是威胁排第二的坏蛋)征收20%的关税,但他似乎没考虑到这么做的二阶效应。这种激进的新贸易政策必定招致报复,而在美国人当中,首当其冲受到最大冲击的将是众多蓝领工人。美国农民20%的收入靠出口,仅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过去十年就翻了一番。在总统威胁用他们的生计去冒险的同时,美国农民被逼入了墙角。去年全美农业收入已经下降15%,降到“大衰退”以来的最低水平。

工厂工人也好不到哪去。现代制造业美国最有代表性,也就是说,在很多领域它很先进,依赖着遍布全球的成千上万家公司供应链。特朗普政府提出征收大规模惩罚性关税,将使这些复杂的工业网陷入混乱。航空航天业就是一个例子:波音公司的商用飞机业务是1.3万家公司和150万就业岗位组成的国内供应链的中心,但是现代客机有600万个部件,它不能全靠这1.3万家美国公司,更多是要依靠海外。如果这些进口部件因为一场不理智的贸易战变得更昂贵,波音的低利润业务就会受空客排挤,美国就会失掉就业机会。

事实上,美国同中国未来的经济竞争并不在工厂和农田,而在于软件和先进技术。在这些领域,特朗普政府提出的鲁莽关税手段不仅派不上用场,反而会极大损害美国的竞争力。保护美国知识产权,扩大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才是政府首先应该考虑的事。数十亿美元商业机密和先进研究的失窃或许归咎于中国的网络攻击,但长期来看,美国经济需要更多的威慑和对防守能力的投资来止血。短期看,美国公司被中国新兴产业拒之门外,正蒙受巨大损失,而中国公司在美国可以自由进入这些产业。在中国的美国商会发现,80%在华经营的企业感觉不如以前受欢迎,其中绝大多数企业对市场准入状况很快会有转机鲜少或者完全没有信心。

对于这些问题,特朗普政府会直截了当进行攻击。但恰当的战略威慑需要精心校准与筹划,政府可以制定更多刺激措施,鼓励私人部门进行普遍的网络安全基础投资。政府还应将关税大棒换成市场准入利刃,按照美国公司在中国所受的限制,同样限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活动。有了正确的战略,美国将不仅准备好与中国进行21世纪的创造就业与创新竞争,还可以避免不分青红皂白的贸易战带来最糟的附带损失。

不幸的是,这种贸易战言论已经产生了附带伤害。由于政策的不稳定,许多小企业已经推迟在中国的扩张计划。如果对报复性关税的恐惧继续存在,那些打算扩张的企业就会把它们的创意与技术许可交给外国公司,而不是在本地生产或直接把它们卖给中国。其结果将是美国不会有新工作,只剩下美元和人民币在公司银行账户间转来转去。这可不是什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愿景。

(作者为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文章转自中美聚焦)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