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唐南:特朗普政府为何剑指WTO?

时间:2017-03-07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誓言要重塑美国的贸易政策,上任仅几周,甚至连美国的传统盟友都感到紧张不安。

他让美国退出了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与日本及另外10个亚太经济体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同时,他正在商谈重新谈判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欧盟(EU)也承认,其与美国的贸易谈判已被搁置,原因是美国新总统称自己宁愿与正在退出欧盟的英国达成协议。

但特朗普政府的最新目标——世界贸易组织(WTO)——或许会让上述所有行动相形见绌。搞不好的话,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让世贸组织停摆,虽然该机构只有20年历史,但它构成了二战后美国协助建立的经济秩序的支柱。

特朗普政府到底意欲何为?

新任官员已开始寻找绕开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方法,该机制自1995年建立以来一直是成员之间解决贸易争端的主要方式,也是支持者口中防止全面贸易战的重要力量。

在上周流传的一份报告草案中,政府官员甚至提出了准备无视他们不喜欢的世贸组织裁决的想法,辩称“美国公民只受制于美国政府制定的法律法规,而不受制于外国政府或国际机构作出的裁决”。

在上周三发给美国国会、列出特朗普政府贸易方案的最终版报告中,这句话已被删除。但这给外界的总体感觉仍然是:无论世贸组织的法官喜欢与否,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已经准备好自行其是。

为什么美国的态度至关重要?

美国是推动世贸组织成立、以及之前的“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在二战后开始制定全球贸易规则)的主导力量之一。

创建这样一个全球贸易法院的理念是1944年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讨论的一部分,这次会议催生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但直至上世纪90年代的“乌拉圭回合”(Uruguay Round),世贸组织——及相应的争端解决机制——才成立。

自世贸组织1995年开始运行以来,美国历任总统都是其支持者,而且设法让其他国家也加入进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他们同时也遵守世贸组织的裁定。对世贸组织嗤之以鼻在历任美国总统中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可以说是世贸组织最重要成员的美国决定绕开它的话,对该机构将是一次沉重打击。

如果美国开始对来自中国等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如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威胁的那样——美国很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并遭到起诉。如果世贸组织法官作出不利于美国的裁决,而华盛顿无视该裁决的话,可能导致这一机制解体,因为其他国家很可能也会随意效仿。

美国新政府打算另辟什么蹊径?

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很多对进行不公平贸易的国家进行报复的手段。最常用的手段也是世贸组织允许的,包括各行业经常提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诉讼案。这些诉讼可以实现对来自特定国家的特定商品征收高额关税。

但特朗普政府正在建议动用那些自世贸组织成立以来美国几乎从未使用过的粗暴手段。

为什么?

第一个原因与特朗普政府的两个目标有关。这两个目标是由特朗普最亲近的顾问之一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提出的,一是追求“经济民族主义”,二是拆解他所谓的“行政国家”——他视之为国际机构的延伸。

特朗普新成立的贸易团队重用经济民族主义者和公然自称的保护主义者,包括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前里根(Reagan)政府官员,他将以美国贸易代表的身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首席贸易律师,此前他曾呼吁对世贸组织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第二个原因是在美国,尤其在那些因中国竞争而遭受重创的行业,例如钢铁业,有种情绪正日益滋长:世贸组织并没有倾向美国的利益。有些人特别在意世贸组织以往的部分裁决,它们驳回了美国一些最激进的反倾销机制。

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说:“世贸组织只是有选择地执行自己的规定,它允许我们的竞争对手肆意违反贸易规则。世贸组织没有维护公平的竞争环境,而是去打击那些旨在打击非法竞争的美国法律……结果付出代价的是美国工人。”布朗来自“锈带”俄亥俄州,长期批判美国贸易政策。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什么时候发生?

世贸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上周三承认“美国有各种贸易担忧,包括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担忧”。他说自己“准备坐下来,与美国贸易团队讨论这些担忧以及其他任何问题,只要对方准备就绪。”

但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关键贸易官员还未就位。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周二才展开工作,之前他等了几周时间才得到参议院确认。莱特希泽的确认听证会还未举行,参议院的延期意味着他可能要等到四月或更晚才能上任。

假如世贸组织作出一项对美国的不利裁决,很可能成为触发华盛顿和世贸组织之间大战的导火索。世贸组织正在处理涉及美国与中国的一些重要案子,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国于去年12月,就欧盟和美国拒绝根据世贸组织规则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提出的起诉。

世贸组织的案子很花时间,其中许多案子的最终裁决可能要好多年。但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等那么久,它可能在裁决下来之前采取单方面行动。它在上周就承诺要这样做。

(作者肖恩˙唐南为金融时报记者,文章转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