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苏浩:朝美相爱相杀,中韩成最大受害者

时间:2017-03-09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谈到特朗普当选以后的美朝关系,就要了解现在美国和朝鲜的关系,需要从美朝关系的整体宏观框架来做个理解,以及基于美朝关系怎么看待朝鲜半岛、中朝关系,还包括中美关系和中韩关系,会对中国有怎么样的影响?

怎么定性美朝关系?美朝关系是什么样的状态?我认为美朝关系存在着自相矛盾的状态。怎么样理解它的矛盾?基于美朝关系,中朝关系、半岛关系以及周边国家的关系来看,确实存在着困局,那么这个困局怎么办?

01朝鲜半岛是冷战活化石的变形

大家知道美国和朝鲜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特别是冷战开始以来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这个状态可以用一个所谓的“活化石”来形容——冷战的活化石。在二战以后,世界一直处于社会主义阵营跟资本主义阵营,东、西方敌对的状态,冷战对抗现在虽然已经消失了,但是朝鲜半岛尖锐的对抗还在继续,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冷战的活化石,但是这个活化石有一些变形。

冷战开始的时候,朝鲜战争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大国之间的博弈和军事冲突导致的战争,最后造成了今天两军对垒,两个阵营的对抗,在三八线划了一条壁垒分明的界线,这是一条把朝鲜、韩国,把东方、西方,把中国、苏联和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完全割裂开来的线。直到今天,大家如果有机会再到三八线,无论是从韩国一侧过去,还是朝鲜一侧过去,会发现这个地方仍然是一个无人区,没有人可以去,只有军队,只有双方的大炮和枪支互相对抗的一条线。

我们也把这条线称为意识形态对抗下的霸权争夺线,什么是霸权争夺?就是美苏两霸在争夺世界的主导权,所以那是一个霸权争夺的状态。这个状态之下的中国和苏联站在一边,前期参与了朝鲜战争。这场冷战形成了两种政治制度,两种国际体系的国际关系大格局,这种格局在冷战结束以后有些地方发生了变化,但是朝鲜半岛这个地方仍然存在。

那么变化在哪儿呢?实际上我称之为可变的朋友和不变的敌人。过去中国和美国是敌人,中国和韩国也是冷战的对手,而中国和苏联是盟友,但是冷战期间的时候中苏变成了敌人,所以朋友变成了敌人。中国和美国在冷战的后期变成战略伙伴对抗苏联。冷战结束之后中国和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中韩关系发展非常迅速,形成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5年的时间,大家深有感触。

朋友变了,但是不变的是敌人,就是朝鲜和韩国这一个民族冤家没有变化,相互视为敌人,尽管中间有一些改善,但是今天来看,互为敌人的状态没有变化。再就是朝鲜和美国,美国实际上是朝鲜战略上最大的敌人,他一切的行为都是以美国作为对手来做准备的。

冷战毕竟已经结束,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和平发展的时代,全球化推动,国家间友好合作,区域间一体化的进程乃至于世界正在朝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虽然有一些障碍,但是现在中国在积极推动全球化向新的阶段发展,所以世界局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但令人遗憾,今天在朝鲜半岛冷战仍在继续,朝鲜的政权延续了过去传统集权式的控制和管理,导致了朝鲜政府和今天整个世界的潮流显得格格不入,使得它自己陷入了一个非常孤立的状态。这个状态导致了朝鲜不单和敌人处于尖锐对立的状态,也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某种程度上也包括中国,存在着不协调甚至麻烦性的问题。所以今天在东北亚的冷战状况,就是处于这样一种变了形的冷战状态对抗之下。

02朝鲜对推动半岛统一没有信心,保障自身安全成为唯一目标

今天来看,朝鲜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也是一个自主的国家,联合国也把它接受为国际社会一个正式的国家,今天的朝鲜在追求它自己认为合理、合法的申请和它所需要的国家安全。但是它的过程是比较曲折的,在冷战期间的朝鲜虽然是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但是缺乏真正的独立。实际上是斯大林时候的苏联,为了谋取他自己国家的安全利益和全球争霸的利益引发了战争。战争爆发以及结束之后,朝鲜处于苏联主导之下,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基于安全利益的需求,但可以说明朝鲜在冷战期间并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

冷战结束以后的朝鲜,努力追求他自己所谓独立国家的地位,但面临着一个巨大威胁——西方大潮流的政治体制的威胁,使他信心不足。南方的韩国正在蒸蒸日上发展,对国力衰落的朝鲜造成很大的威胁,他要保存自主性保证自己的生存。所以朝鲜提出了一个所谓主体思想,以这个方式来体现朝鲜自己在事业上的独特性。

这个独特性在于它的独特思想,就是金日成将军是伟大的领袖,创造了一种超越世界所有其他一切思想体系、一切意识形态的最伟大、最光明的理想。朝鲜必须坚持最伟大的思想,就像太阳一样的光明,在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领导之下创建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党,这是朝鲜劳动党。

这个党要以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革命思想、主题思想作为唯一的指导方针。所以他不同于其他社会主义也好,马克思主义也好,列宁主义也好,他是唯一的主体思想。在这个方针指导之下,朝鲜要反对资本主义思想、封建儒教思想、教条主义、地方主义和家庭主义思想,唯一坚持的就是他的主体思想。

很有意思的是,它里面提到了反对教条主义,指的是苏联,和苏联关系密切的人它都要取消。它还反对“事大主义”,还有宗派主义、家庭主义,忠孝两全也是不允许的,要孝顺父母也不行,因为你孝顺的唯一是伟大将军,这是朝鲜的独特之所在。

那么这个国家所追求的唯一目标是要保证在主体思想下的朝鲜政权能够存在,因为它确实面临着很大的生存挑战。保证自己的生存,这是朝鲜战后唯一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某种程度上可以不惜任何手段,可以用一切以军事手段来保障,可以用强力来管制。

大家可能看到了朝鲜国内的政治都是高强度的管制,用武力进行支撑,包括现在追求的核武器,包括生化武器的获得,不接受国际上的管制,退出了核不扩散条约、禁止生化武器的公约等等,这同时还可以给韩国一个高强度的威慑。

总体来说,它对中国感觉到有一些失信。为什么?因为中国和韩国建交了,中国和美国也保持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所以他认为中国不可信任。他对美国也很失望,因为当时冷战结束的时候,中国和韩国建交,按理说美国应该和朝鲜建交,这样才相互对等,朝鲜的国家安全真正可以得到保障,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保障。可是美国不但没有和朝鲜建交,还要把它视为敌人,所以朝鲜对美国非常的失望。

朝鲜也想要实现统一,但不想受外部的干预,它要保证自己制度的生存,要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在统一的问题上南北双方有共同点,具体怎么样操作以后再谈。所以它的主体思想就遇到麻烦了,它把两位伟大的领袖和将军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地位不可撼动、不可挑战、不可否定的伟大领袖,要求所有的人一定要遵从这个主体思想,不能有任何的冒犯,在这样的一个体制之下,南北双方最终应该怎么样看待?

南北双方一度有一个共识,就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确实当时的朝鲜以及韩国领导人一度两次达成了首脑的宣言,确认了这样一个南北最终实现和平统一的愿景。但是本世纪以来随着冷战活化石的变化,导致了朝鲜觉得自己没有充分的信心推动半岛统一,更多地要保障自己的安全。

对于朝鲜来说,安全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朝鲜的战略目标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自己的阵营、生存,而且让世界主要国家承认和接纳他,尤其是美国。对于韩国来说,朝鲜相对贫穷和落后,要想和朝鲜统一可能韩国要承担很多负担,所以韩国对半岛统一进程也不是很有兴趣,认为维持现状最好。

03半岛严重分裂的最大受损者是韩国和中国

中国考虑到半岛南北双方分裂状态的政治现实,没有看到很快要实现半岛统一的进程,所以目前只有在维持半岛暂时分裂的现状之下,维持半岛的和平稳定状态,最好为未来的半岛统一创造条件。尤其是通过中朝之间的合作,让朝鲜一定程度上从中国获得经验,学习中国改革开放的路径,让朝鲜发展经济,从而使自己的生活水平向上提高,国家的实力得到增强,为未来的半岛统一奠定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

但是目前来看中国的愿望还不完全有可实现性,因为朝鲜并不完全接受中国政治性的建议和推动。这样的结果也使得半岛维持着分裂的状态,但现在问题是,半岛不但是分裂而且处于尖锐对抗状态之下,甚至可能出现战争爆发的风险。

这样的状态到底对谁最有用,我认为最大的获利者是美国。半岛分裂对美国来讲有借口可以使高调介入东北亚,介入半岛,实现美国的利益,从而在军事上主导太平洋的霸权。

第二获益者是朝鲜。因为现在来看,虽然朝鲜希望未来统一,但是统一目前来说并不是它的选项,而它所需要的是使它自己的生存能够得到保障。如果它的生存得到保障,南北双方自然要分裂,所以分裂状态的维持对朝鲜来说是它希望看到的。

第三个获益者是日本。军事制度化的日本希望有借口来加强自己在东北亚的地位,实现所谓正常化国家的追求,半岛的分裂使日本有一定的借口实现他自己国家的目标。

半岛严重分裂之后最大的受损者是韩国。半岛的统一对韩国来讲,一定程度上有较大的好处,接着分裂下去对于韩国国家安全会造成巨大威胁,而且也引起了韩国和其他的国家,和中国的关系变化,所以韩国是利益最大受损者。

第二个受损者是中国。半岛尖锐的对立,朝鲜军事力量的增强,包括对核武器的追求、生化武器的获得,使得中国面临着来自于朝鲜的安全问题。朝鲜的行为又让美国有很好的借口高调介入东北亚,进行再平衡,给中国造成很大压力。而且美日韩三方之间双方和多边的军事合作加强,更加割裂了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对于中国推动区域合作的进程来看,这是一种区域合作被破坏的结果。

04朝鲜和美国相爱相杀,美国利用朝鲜挟制东亚

虽然美国和朝鲜表面上看是相互为敌的两个国家,但是实际上的状况并不是那么简单,它们是复杂矛盾的结合体,甚至某种程度上称他们为天然的敌人,可是有时候又碰巧成了伙伴。

朝鲜半岛目前最关键的是核问题,朝鲜追求核武装对朝鲜半岛形成了巨大威胁。朝鲜是基于国家安全需要,但是核选择本身违背了国际条约、国际规范,给地区造成了很大危险。正因为这样中国坚决反对朝鲜选择核武装这个道路。

朝鲜追求核武装既是目标也是手段。美国把朝鲜列为灭之而后快的对手,朝鲜感觉到自己如果没有杀手锏,没有保障自己安全的最核心的武器的话,美国随时可以把它灭掉,韩国可以随时把它吞并,核选择对于朝鲜来说是达到国家生存目的一个根本手段,是国家生死攸关的必然选择,这是它的目标。

但是同时拥有核武器对于朝鲜来说也是一种手段,朝鲜有了核武器就变成了非常有用的筹码,用来和别的国家博弈,包括和美国进行博弈,作为谈判的筹码,同时,这个手段还可以用来高调地压制韩国,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和中国进行博弈。

对于美国来说,拥有核武器的朝鲜也具有两面性,一方面朝鲜拥有核武器,并且声称“一定要打倒美帝国主义”,使得美国感觉到朝鲜的核武装能够直接打击美国,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不可容忍的,是巨大国家安全威胁。

但是,我们分析美国在处理朝核问题的做法时候,却又感觉它的行为让人琢磨不透。理论上来说你把我作为敌人,我应该把你消灭才对,但是真正处理朝核问题的时候,美国又在和朝鲜玩小的阴谋。朝鲜的核问题某种程度上变成美国可以利用的手段,来实现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目标。

这个结果导致了美国跟朝鲜爱恨交织,一方面相互为敌,一方面相互利用。朝鲜对美国是一种非常纠结的状态,一方面是敌人,另外一方面要得到这个敌人的承认和接纳,它的生存才能够得到根本的保障。朝鲜认为只要美国承认了它的独立国家的地位,甚至两国建交关系了,韩国就没有办法除掉朝鲜,西方也没有办法推翻朝鲜,朝鲜就可以永远生存下去,所以他需要美国。

美国对朝鲜也是矛盾的状态。一方面朝鲜确实是敌人,毫无疑问,无论是历史上,冷战以来,还是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以及朝鲜所谓的采取恐怖主义的行为,这样的朝鲜对于美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现实中,由于南北的尖锐对立使得韩国感觉到自己的国家安全受到朝鲜的威胁,朝鲜在三八线以北有两万枚火炮,射程在50公里以上,而韩国的首都首尔是在三八线以外的42公里,完全在朝鲜炮火射程的覆盖之下,一旦朝鲜发动战争,朝鲜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把首尔炸平。韩国自认为没有办法自己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需要美国提供安全保护,美国就有借口介入东北亚。

过去南北关系有所缓和的时候,这种威胁就大大降低了,韩国对美国的安全依存度也随之降低。

如果美国要推动太平洋的合作,中美合作不是坏事,但是美国把中国作为战略对手,他的目标就是压制中国,甚至一定程度上遏制中国的发展,这时半岛的缓和对于美国来说并不符合它的利益,它反而需要半岛矛盾交织,甚至关系严重紧张,因为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以让韩国更多地依附于美国的安全保障,甚至于可以把韩国拉入到美国和日本的安全合作中去。

韩日关系本来是很麻烦的,正是因为现在朝鲜越来越高调,对韩国造成了巨大安全威胁,使得韩国不得不在美国的推动之下,和日本在安全问题上合作。美日韩三个军事合作正在逐渐推动当中,这一点是美国最希望的。朝鲜不断进行高调的核武装实验,对韩国进行压制,正好是为美国所用,变成美国非常难得的机会。既然这样,美国何不背后推动它一下?

美朝虽然双方互为敌人,但是背后双方进行了很多的沟通、交流,甚至很有默契,他们达成协议合起来对付外部世界。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有很多种渠道,比如纽约渠道是公开的,瑞典渠道一定程度上也是公开的,日内瓦渠道也是公开的,还有一些半公开的,比如德国、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最近出事了,为什么出事?就是因为朝鲜跟马来西亚的关系非常密切。美国和朝鲜的代表还经常在中国见面,更有甚者,美国的飞机——中情局的飞机可以直接从美国飞到平壤降落,美国官员和朝鲜的官员进行秘密谈判。

通过这样一些交流让美国人知道朝鲜需要什么,也让朝鲜知道美国需要什么。所以大家会发现往往有的时候美国干什么事,受了很大的阻碍,受到中国的压制,朝鲜就会突然冒出一个事。比如说萨德,中韩、中美之间关于萨德问题严重对立,而萨德部署计划之所以成功实现,韩国之所以接受美国的要求,是因为朝鲜在非常关键的时候往天上放了一炮。

这里面我们不排除美朝之间有某种程度上的默契,有某种交易这种交易导致中国的安全环境变得比较困难和复杂。朝鲜是美国的敌人,而美国的敌首是中国,这使得他们有互动的空间存在,这是让中国人感到遗憾的现实。

奥巴马时代明确提出了“再平衡”,美国一方面压制中国,让中国对朝鲜进行制裁,限制朝鲜和限制朝鲜的核选择,但是美国自己却不干什么事,甚至在当韩国向美国施加压力,希望美国做一些事的时候,美国却越是选择忍耐。

朝鲜发展核武装的时候,只要一定程度上美国还可以忍耐,美国就无所作为。通过这个忍耐,它们利用各种半公开或者秘密的渠道进行沟通,让朝鲜知道美国的态度,所以朝鲜能够放开手脚去干事。有网友批评中国不好好制裁朝鲜,现在让朝鲜掌握了核武装,但是没有看到根本上是美国的忍耐,才让朝鲜敢于不断地进行核试验。

(作者为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本文内容整理自凤凰网大学问东亚和平沙龙第三期:特朗普与朝韩关系,苏浩老师的发言前半部分,文章转自凤凰大学问)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