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邓聿文:朴槿惠下台或是改善中韩关系契机

时间:2017-03-14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韩国宪法法院八名法官日前一致同意通过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朴因此成为首位遭弹劾下台的总统。韩国将提前于5月举行史无前例的“夏季总统大选”。

对于这个结果,应该说没有悬念。自朴槿惠去年12月被国会以高投票率通过弹劾后,就已经决定了她今天的结局。早前,韩国独立检察组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后认定,朴与亲信门核心涉案人崔顺实合谋,从三星集团收受贿赂430亿韩元(约5250万新元)。在法院裁定前,民调也显示,韩国民众压倒性以约77%支持让朴下台。

因此,无论从朴的涉案数额还是韩国国内民意看,若宪法法院不通过弹劾,韩国国内将会陷入更大的撕裂和动荡。换言之,只有通过对朴的弹劾,才能尽快结束韩国国内因此案而导致的社会分裂,回归稳定。

对朴槿惠来说,这自然是其个人悲剧。这位早年丧父,并因此练就了倔强性格,把自己的一生交给韩国政治的女性,晚年却遭国会弹劾,被自己的国民抛弃,很有可能面对牢狱之灾,确实让人唏嘘感叹。

然而,从另一面而言,朴的个人不幸,也恰恰印证了韩国社会的成熟,表征了韩国社会独立的司法、公开的媒体、自由的民众,以及受约束的权力,这几项,正是一个社会民主走向成熟的关键要素。

因此,总统下台,民主胜利,用个人的不幸换来国家之幸,韩国这轮倒朴运动,总的来说是值得的,对于有负国民和国家信托的政治人物,就应该是如此下场。它将能使之后国家权力的行使更干净、更健康。

对中国来说,首要关注的自然是朴下台后萨德反导系统的部署,以及由此引发的中韩关系的走向。因为萨德正是在以朴为代表的韩国保守派的推动下引入的,理论上说,朴的下台使萨德部署存在变数。不过,客观来看,在萨德部署已成事实的情况下,无论谁当选韩国下一任总统,都很难改变这个事实。

除非韩国敢于冒犯美国,承受因此而来的美韩关系的损失,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就韩美和韩中关系来看,前者的分量要大于后者,任何一个政治人物如果要二择一的话,只能是牺牲韩中关系来成就韩美关系。

目前韩国几个总统候选人,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支持率较高,且比较稳定,比较有竞争力。此次弹劾案正是由共同民主党在国会发起的,弹劾成功,会让其士气大增。故若没有意外,文在寅当选的概率很大。文是前总统卢武铉的幕僚,而卢相对更“亲华”,可以想见,若文成为韩国下届总统,他会在韩美和韩中之间搞平衡。

文对萨德的态度则值得玩味,早先是反对萨德,后来又表示如果萨德既成事实,则很难改变。再从韩国国内民意看,主流民意还是赞成部署萨德的,所以,指望朴下台后韩国民众对萨德的态度会改变,并不现实。

然而,这并不是说,萨德部署以及目前恶化的中韩关系就没有改进的空间。如果中国的策略运用得好,或可利用朴下台这一事件,把它变成中韩关系改善的契机。简单地说,这个策略就是中国对萨德和朝核问题采取“两手硬”。

一方面,对韩国必须采取强硬的反制措施,包括必要的经济惩罚。反制的目的是促使韩国新政府调整对萨德的立场,它虽然不能改变萨德既成事实的局面,但可以让韩国社会反思,以韩中关系的受损为代价部署萨德是否值得。

因为对韩国来说,朝核的威胁虽迫在眉睫,但只是一种心理现实,并不立刻呈现;相反,中国的反制能够让韩国立马感到损失,或许会促使韩国社会冷静下来,和中国搞坏关系对韩国意味什么,从而在韩国下任总统上任后,权衡利弊,对萨德部署进行微调。

韩国一再声称萨德部署不是针对中国,若韩国新政府有诚意改善韩中关系,就需要在萨德问题上做出相应的举动,以表明韩国部署萨德确实不是针对中国,这些举动可以是调整萨德的X波段等。

不过,正因为中国的反制是让韩国新政府调整对萨德的部署,而不是全面搞坏两国关系,所以中国在反制时,必须把握一个原则,即既能打到韩国的痛处,又避免让韩国彻底倒向美日,公开反华。这就要求慎重选择反制手段,并密切观察反制效果;与此同时,在韩国新政府上台后,积极进行沟通。中国的反制只要越强烈,韩国新政府局部调整萨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对朝核问题,中国也必须继续保持强硬态度,不能让朝鲜产生幻觉,以为韩中关系遭遇困难,可以在朝核问题上松动一下。中国最好是能压迫朝鲜冻结核试验,因为要朝完全弃核,可能性不是很大。

但暂停核试验或永久冻结核试验是可能的,只要国际社会施加足够强大的压力。在这点上,中国应该让朝鲜打消幻想,假如朝鲜能够冻核或宣布暂停核试验,那么韩国部署萨德以防朝核的理由就难以立脚,这实际上也是给韩国新政府一个调整萨德部署的台阶。只要韩国新政府对萨德的立场有所松动,中韩眼下的困难是可以改变的。

从现在开始,中韩必须抓住朴槿惠下台这个契机,为两国关系的改善做准备。

(作者为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