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张敬伟:反特朗普主义与美国精英主义的焦虑

时间:2017-03-15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和特朗普打交道,西方世界远不如东方国家有智慧。从好人奥巴马到美国精英人士,以及欧洲盟国,还没有适应特朗普颠覆自由世界传统的权力运用模式。他用连发行政命令的方式,搞懵了美国和盟国,乱了西方世界的“三观”——国际秩序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但是东方国家却和特朗普形成了相对和缓的关系。当然,也有高下之分,相比日本讨好为上的策略,中国冷静以对的外交策略,也取得了很好的外交效果。最起码,使中美关系并未脱离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的轨道。

世界对特朗普的焦虑还在继续,特朗普和美国精英的冲突更加激化。他对美国媒体最新的评价是“人民公敌”,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成了特朗普的敌人。和媒体为敌的后果很严重,《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纪思道在其专栏文章中,提出了“摆脱特朗普”的办法,即启动美国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第四款,通过内阁简单多数投票剥夺总统权力,并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彭斯。

当然,纪思道也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法律问题,要想摆脱特朗普并不容易。但此举释放出美国精英人士对特朗普的厌恶至极。起码从现在看,掌控两院的共和党参众议员们,对特朗普还要继续察言观行。特朗普还没有到滥权到让国会无法忍受,或者像当年尼逊“水门丑闻”那样的政治事件。因而,特朗普和民主党以及精英人士的冲突虽然在激化,但要想短时间内摆脱特朗普,也绝非易事。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运气不错,和奥巴马时代接下危机烂摊子不同,现在美国经济呈现复苏态势。而且他提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减税政策,也并没有错。他废除的平民医保政策,虽然看上去对没有医保的民众有利,但也大幅增加了医保开支,普通美国人并没有享受到医保的获得感。他的“禁穆令”和在美墨边境“建墙令”,看上去不靠谱,但也迎合了很多美国人的心理。

可以说,特朗普简单粗暴的行政命令,虽然和精英主义的立场难以兼容,但是对于普通美国民众,也就是被美国主流舆论和精英人士讽刺为民粹主义的那些人,却是特朗普的拥趸。

革特朗普的命,无论是弹劾还是其他手段,只会激化美国社会各阶层的矛盾。因而,主流媒体、精英人士,对特朗普也只是发发牢骚、释放怨气而已。

不过,如果特朗普真有把柄让人抓住,就像当年的尼逊那样,特朗普在白宫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但就现在而言,美国精英人士有些为反而反的意味,却是不讲道理。特朗普毕竟是美国民主的产物,可以不喜欢他,但不能滥用民主诋毁他。特朗普与精英人士的对立短时间内不能消弭,民主党和舆论界有足够的耐心等着特朗普犯错,共和党则在特朗普和反特朗普势力之间进行权衡。

在此情势下,特朗普每走一步都是步步惊心,没有任何莽撞和试错的空间,他的团队中再多一个弗林,或特朗普自己犯了尼逊式错误,美国真要变天了。

不管如何,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府呈现拐点之势。二战后绝无仅有的美国式内乱和阶层割裂,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梦越来越像是乌托邦。这并非特朗普的错,而是战后美国积累的诸多矛盾所致。即使没有特朗普,美国人也需要一个带领美国转型的总统。

其实,奥巴马时代已经开启了美国全球战略的紧缩,中东战略回撤,不仅使小布什时代美国两场反恐战争的成果归零,也滋生了威胁更大的恐怖主义--伊斯兰国(IS),奥巴马希望用重返亚洲来确保美国在亚太和全球的领导地位。

特朗普的反全球化,与其说是自开炉灶,不如说是奥巴马全球战略回撤的深化。集中精力强化内功,特朗普的逆全球化,其实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美国精英主义既要面子又要里子,反而不合时宜。因而,评价特朗普,乃至欧洲出现的脱欧思潮,如果从西方整体衰落的逻辑去观照,就显得极为正常了。盛极而衰,西方也难逃这一铁律。

反特朗普主义看上去绝对正确,但就美国和欧洲而言,却难掩西方秩序基础动摇的焦虑。

(作者为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