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邱静:“欧盟优等生”荷兰的叛逆之路

时间:2017-03-15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早年我曾旅居荷兰,十分喜欢这个美丽、和谐的国家。处处小桥流水,时见红砖绿柳,阳春四月更是美不胜收,花田怒放,大地包容地接纳了所有颜色,让人想起梵高的印象派作品。

荷兰之美,美在宽容。荷兰一直被誉为欧洲最自由、开放的国度。早在16世纪就实现宗教自由,2001年成为第一个立法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2002年又成为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

然而,好花不常在。2004年11月2日,荷兰画家梵高的后裔、电影导演、作家梵高在阿姆斯特丹街头遭到穆斯林激进分子袭击而不治身亡,成为激化荷兰种族矛盾的导火索。彼时的威尔德斯因为批评穆斯林的激进言论,刚刚被自由民主人民党开除。他自行组建了自由党,受梵高遇刺事件影响,威尔德斯坚定了“维护荷兰文化”的决心,进一步放大了反穆斯林的声音。2008年3月,他发布了一段电视短片,称《古兰经》为一部宣扬仇恨的书,呼吁所有穆斯林把《古兰经》撕个粉碎。他还主张关闭清真寺与伊斯兰学校、拒绝难民,驱逐摩洛哥人,大部分摩洛哥人都是罪犯。

因为这些言论,威尔德斯不仅要逃避穆斯林激进分子追杀,还得面对不断的法律官司。2009年因煽动种族仇恨罪被告上法院,2011年被判无罪。此后又被起诉煽动对摩洛哥裔的仇恨,并于2016年12月被判有罪但免于处罚。

如今威尔德斯站到了聚光灯之下。3月15日荷兰将举行议会下院选举,与传统的左右对决不同,此次大选争雄的是中右的自民党和极右的自由党。从2月以来的各项综合民调看,自由党与自民党不相上下,有的甚至预测自由党将领先自民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而目前自由党在议会150席中只有12席。

尽管自由党可能成为第一大党,但威尔德斯上台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根据民调分析,要获得议会中超半数的76席,至少需要四个政党组成联盟。自由党与自民党互相看不上,其他政党也明确表示不会与自由党组成联盟。所以,即使自由党获得更多席位,自由党仍有可能被排除于政府之外。将自由党排除在外则需至少五党联合,而这多党联盟政见分歧大,为了“共同敌人”而暂时的隐忍经不起时间消磨,五党联盟难以稳定,极可能导致提前大选。而下次卷土重来的威尔德斯,可能会赢得更多席位,获取更大权力。

无论上台与否,“威尔德斯效应”已经改写了荷兰政治生态。荷兰传统政党为了取悦选民,纷纷吸收自由党有关政策,主张增加对移民限制措施,加强对移民的归化融入,加大对非法移民的遣返。荷兰首相吕特甚至不惜沾上民粹主义骂名,公开要求不尊重荷兰价值观的人离开荷兰。

3月11日,荷兰官方干脆直接禁止两名土耳其部长入境,导致鹿特丹、伊斯坦布尔等地发生大规模穆斯林抗议事件。外交风波不断升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责荷兰为“纳粹法西斯”并扬言报复,而荷兰首相吕特则强硬表示“无法容忍”这种评论,“不会在勒索下与土耳其打交道”。12日,威尔德斯则呼吁将忠于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人驱逐出荷兰。在大选最后关头,大家都在穆斯林移民问题上“秀强硬”。

欧盟议题也是各党角力的重点。威尔德斯旗帜鲜明地反对欧盟,指责欧盟是极权主义组织,而多元文化融合政策是欧洲最糟糕的事。他明确表示将向英国学习,带领荷兰脱欧,重新掌握荷兰边界,“把荷兰还给荷兰人”。其他主要政党虽不致于反欧盟,但都主张欧盟停止扩大,收住欧洲一体化的步伐,管好欧盟单一市场和边境管控等问题。

荷兰作为欧盟六个创始国之一,地位举足轻重,拥有1700万人口,是欧盟小国中的大国。历史上,荷兰在政治上宽容,鼓励联合与妥协,注重实用主义,努力构建共识,这为欧洲一体化进程营造了良好氛围,曾被欧盟视为平衡各方力量、稳步推进一体化的“欧盟优先生”。这些年来,荷兰的“欧盟成绩”不断下滑,疑欧情绪有增无减。2005年,63%的荷兰选民在《欧盟宪法条约》公投中说“不”;2016年,61%的荷兰选民在公投中反对批准欧盟与乌克兰联系国协定。荷兰不再当“欧盟优等生”,原因主要有三。

其一,欧盟“无序发展”,荷兰不断被边缘化。2004年欧盟扩大后,欧盟各成员国投票权重发生变化,荷兰作为欧盟预算人均贡献份量最大的国家之一,话语权却在减少。英国脱欧对荷兰又是一次沉重打击,英国脱欧将留给欧盟100亿欧元的财政缺口,这意味着荷兰需要更多财政支出去填补窟窿。在欧盟内权力分配上,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波兰权力指数大幅上升,成为赢家,而荷兰等中小成员国则进一步被边缘化。根据欧洲理事会“双重多数”投票规则,英国脱欧后,要阻止法国与德国共同推动的决策至少需要13个成员国。

其二,欧盟机构“执法不严”,荷兰“遵纪守法”却吃亏。欧盟机构日益成为野心不断膨胀的官僚机构,只想着扩权,不再是小国利益保护者,对一些成员国违反欧盟规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南欧国家违反《稳定与发展公约》,引发了欧债危机。这些国家不守规矩犯了错,却要荷兰来买单。欧元区南北鸿沟巨大,危机“挥之不去”,荷兰不得不不断救助南部欧元区国家,却看不到希腊、意大利等国的改革希望。荷兰对于欧元区发展前景疑虑重重,缺乏改革要求的救助填不了“无底洞”。在这种情绪下,欧央行的量宽政策也被解读为“劫北济南”,在荷兰备受争议。有议员认为,欧央行的量宽政策给荷兰带来1000亿欧元的损失。

其三,欧盟难民政策失败,加剧了文明冲突。欧洲难民危机多年难解,移民带来的安全、失业等问题,放大了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文明的差异。“欧盟不关心荷兰的移民问题”“外来移民抢走了工作和福利”,“我们的国家太小,装不了那么多人”等口号引起荷兰民众情感上的共鸣,将国内穆斯林移民问题也归咎于欧盟错误的难民政策。

民意测验表明,荷兰很多人讨厌特朗普,却对他的“禁穆令”表示理解。有媒体评论称,威尔德斯置个人安危不顾,仗义执言,以犀利大胆的语言“唤醒”荷兰民众,相较于那些无所作为、蝇营狗苟、明哲保身、只知政治正确的欧盟政客,他简直就是“拯救荷兰的民族英雄”。

荷兰会步英国后尘,走上脱欧道路吗?目前,近六分之一的荷兰选民受极右翼政党影响,支持欧盟的只占40%,如此低的比例确实让人捏了一把冷汗。不过荷兰虽然不再是“优等生”,但还未沦为“差等生”,反对欧盟的民众亦占少数。而且荷兰囿于自身国力,经济与欧洲大陆国家联系紧密,更难承受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而走上独立之路。而且从历史惯例看,选民未必全心支持极右的脱欧主张,只是希望借助民调发泄不满,敦促变革,并不真正相信脱欧就能解决问题。不过历史惯例总是用来被打破的,经过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后,民调则名誉扫地,“黑天鹅”已见怪不怪。

荷兰大选对“欧洲选举年”具有风向标意义,如果荷兰再出“黑天鹅”,很可能成为欧洲民粹上台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如果荷兰最终被迫走向脱欧之路,那么后面的法国必将加速跟上,届时欧盟解体也就不可避免了。面对大放厥词的威尔德斯,刚刚开完欧盟春季峰会的欧盟领导人,一边焦急地关注着荷兰大选,一边在加快思考着欧盟今后的方向。

英国也在密切关注荷兰大选,英国与荷兰是全天候伙伴关系,同为君主立宪制,共倡自由贸易,双边经贸关系紧密。在梅首相即将启动脱欧程序之际,各路媒体也在积极分析荷兰大选并给政府提建议。有的称,由于荷兰一直在英欧关系谈判中持温和立场,英国政府希望荷兰政局维持稳定,并在脱欧谈判中发挥积极作用,为英国两肋插刀。有的干脆说,欢迎威尔德斯上台,搞乱欧盟,大大削弱欧盟力量,脱欧万岁。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人员,文章转自澎湃)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