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时间:2017-03-15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编者按:国际社会在错愕中走过了2016年,2017年仍充满不确定性。今天的世界很可能是冷战结束以来共识最少的,误解、刚愎自用比比皆是。环球时报国际论坛版推出“国际争鸣”栏目,邀请中外知名学者撰文发声,他们的观点不仅多元,有时甚至与我们的看法对立。所有这些文章都不代表本报立场。我们希望这种呈现能够得到理解,产生建设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上台至今,尽管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区内国家高度关注,但其团队一直未完整、系统地正式阐述亚太政策。分析家们对此议论纷纷,一些人认为美国不仅不会撤出亚洲,还会让其军事存在更为强硬,而另一些人预测美国于此处会战略收缩。

无论如何,全面看待美国在亚洲的“首要战略”很重要,不能只从双边角度来看。对中国来说,想了解美国对华政策及亚太政策,从超越美中关系的角度来看很重要。

被误读的“亚太再平衡”

从美国人的角度看,当国会议员和专家看待“再平衡”时,就像看到一个写着再平衡的大盒子。中国人看见盒子会说:“哦,天哪,这是遏制!”尤其当奥巴马2011年在澳大利亚着重强调军事方面时。

可是在美国这边,很多人打开盒子后会问:“就这些吗?”意思大概是——奥巴马拿出了一个漂亮的盒子,但里面空空如也。还有不少人认为,如果彼时当政的是克林顿或小布什,共和党和民主党会在盒子里放更多东西。若是特朗普,情况可能类似。

近日,特朗普把美国军费预算提高9%及其团队成员有关南海问题的强硬言论引发一些猜测。在笔者看来,这并非意味着特朗普会进一步推进“亚太再平衡”遏制中国。

一方面,任何美国总统都想取消军费预算上限或取消预算控制,以便让国防开支适当增长。美国的军费预算确实比中国多很多。在中东和欧洲,我们和北约都有海外军事存在,双方都承担着全球安全责任,这两方面的挑战都在增加。五角大楼认为俄罗斯是非常严重的军事威胁,而不是中国。这是他们的最高优先级,而为之增强美国-北约的常规能力是需要花钱的。

其次是对美国构成中等威胁的朝鲜。美国会为亚洲拨出很多军费预算,但大多数针对朝鲜,相关的一些行动计划需要花钱。

另一方面,尽管中国认为“航行自由行动”计划是事态升级,但我不认为“航行自由行动”计划是为向中国施压。据我所知,美方从来没有这种打算。美国军方自1804年起,就进行自由航行活动。一般情况下,某些国家宣称对某些水域拥有主权,美方则将其视为国际水域或争议水域,以显示美方不会改变航道。从这个意义上说,“航行自由行动”计划就是在用某种方式声明,我们其实并不在乎或接受。

稳定但不确定的中美关系

二战后,美国亚太战略的第一根支柱是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谈判,美国借此与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韩国等国,然后是“中华民国”建立同盟关系,但后来这根支柱变了,而这是美国亚洲战略中一根非常基本的支柱。1972年,另一根重要支柱对它形成补充,即尼克松对中国张开怀抱。自1972年以来,美中关系是合作性的,这在冷战时期为制衡苏联奠定基础。两国随后还建立了经济关系。

特朗普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就是,他同时抨击美中合作和两国经济关系。他的风格就是非常出其不意,并极力获取谈判筹码。他早知道这招不会奏效,因此他在今年2月与习主席通话时说,他不会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他还对安倍晋三说,他会坚决履行对日本的安全承诺。这意味着,特朗普至少把美国的两根战略支柱又放回去了。这是好事,但以后的事有点不太确定。

另外,特朗普做事是生意人的风格,他会让一些竞争势力围着他打转,因此我们很难知道具体的政策是什么。对中国征收45%关税的事情不会发生,一些更严厉的对华政策反而可能出现。你可能会看到更多贸易争端、台湾军售以及给美国海军增加的更多军费等。这些都不能称之为危机,只会让中美关系稍显紧张而已。美国总统大选后,中国面临的挑战一直在出现,一些看似严厉的措施也接连出台,但后来都未导致不稳定状态的出现。我想这就是特朗普的模式,他会更难以预料。

重启高质量的战略对话

台湾问题和“萨德”部署问题可能会成为特朗普任期内中美关系的摩擦点。美国和中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解释有点不同。我想中方把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视为协议,主要是觉得美方尊重其对公报的解读,但我们并不认为它是协议,因为它从未经过国会批准。

基于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认识,他们会继续向台湾出售军备,这不会让中国大陆高兴。特朗普执政的话,会比奥巴马做得更多。北京对此会很不悦,因为台湾会对大陆形成反制,华盛顿则会支持台湾。

我认为,特朗普政府理解的一个中国政策意味着我们反对“台湾独立”,反对海峡两岸任何可能改变现状的单边行动。我们尊重一个中国概念和“与台湾关系法”。基于该法案,美国在一定界限内,会对台湾提供更多支持,这可能令中美关系变得有点紧张。

在“萨德”问题上,北京非常恼火,可能出于对军事或国内民意方面的担忧,但这很难改变美国的立场。坦率地说,看看韩国的民意调查就会发现,中国对韩国施压可能让韩国人更反华。有鉴于此,我想我们应该继续对话和接触,但这很难起到与美国达成协议、让美国撤回“萨德”的效果。同理,即使北京在外交上给平壤施加再大压力,也改变不了朝鲜所带来的威胁以及朝鲜领导人的不可预见性。

展望未来数年,美国应该尽量争取理解中国的担忧,中国也应如此。在我看来,中美很长时间都没进行良好的战略对话了。然而审视整个中美关系,中美在某些关系紧张的领域,也会有合作。比如在朝核问题上,美国赞成中国暂停进口朝鲜煤、对朝鲜施加压力;在朝核六方会谈中,我们几乎站在了一起。

习主席是一位战略思想家。特朗普虽算不上战略思想家,但他的政府里有这样的人。我想只要我们尽力,我们能进行这样的战略对话。

(作者迈克˙格林为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管,文章转自环球网)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