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际问题研究网! 中文/EN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理事单位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时间:2017-03-16来源:国际问题研究网

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确定的主题是“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会前公布的会议主办方准备的讨论基础文件《慕尼黑安全报告》说,二战结束以来,国际安全还未像现在这样脆弱。世界有可能正在迈向后西方时代,也就是西方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正在走向终结。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尔表示,西方社会的人们越来越失去他们对自由社会以及与之相连的基本价值观的信仰。据称,《安全报告》做出这一预测的主要依据是欧盟脆弱的凝聚力、信息传播方式的改变以及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

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是在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引发欧盟生存危机和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决意不再囿于美国作为“自由世界领导者”的称谓,转而采取内向的“美国优先”政策的大背景下召开的。会议主办方提出的“后西方时代”做为讨论的主要命题,更引起各方的极大关注。与会多国代表,首先是美国、俄罗斯、欧盟三分围绕这一主题进行了激烈辩论,没有达成共识。美欧代表虽承认世界秩序正发生变化,但并不认同“西方自由世界秩序”已经终结。英国《金融时报》甚至提出,美国虽失去作为自由世界领袖的可信度,欧盟能够接过这个指挥棒。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尖锐批评北约是“冷战机构”,认为一个只是由“精英国家”参与治理的世界秩序无法长久存在。他表示在未来的世界秩序下,西方国家的影响力应当缩小,“每一个国家都必须能够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的方针路线”,可称之为“后西方时代的世界秩序”。伊朗外长扎里夫更直言,西方主导的秩序已经过时很久,必须终结。

有关世界秩序(或称国际秩序)的争议非始自今日。二战结束之初,根据联合国宪章所确定的各项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确立战后世界秩序,这是世界各国一致认同的。然而,先是由于美国同苏联争夺世界霸权,后又由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力图独霸世界,上述世界各国的共识未能得到认真落实。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它们在综合实力上占据优势,试图主导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建立以它们那一套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等基本价值观为基础的“西方自由世界秩序”。各项法规或称“游戏规则”由它们一手制定,构建的国际机构基本上也为少数几个发达大国所把持。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样的世界秩序与它们认同、期待的以联合国宪章确定的主权国家平等、不干涉别国内政做为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相距甚远,是不公正、不合理、不平等的。多年来,它们为改变这种状况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和斗争。

随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力量对比的逐渐改变,尤其是中国、印度等一大批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双方围绕世界秩序这一重大问题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一方面美欧等西方发达国家为维系自己的既得利益,极力维持“西方自由世界秩序”;另一方面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为捍卫自己理应享有的权益,争取改变西方大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建立起公正、合理、平等的世界新秩序。这成为国际阶级斗争的一个焦点。

导致“西方自由世界秩序”越来越难以为继的原因,除外部压力外,更主要的是其自身的错误。联合国宪章明文规定主权国家一律平等,不得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可是美欧等西方大国却无视这些国际社会达成的共识,为推销它们那一套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等基本价值观,推行强权政治。它们肆意践踏别国主权,干涉别国内政,甚至用武力颠覆合法政权,制造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和无休止的战乱。这些年来无论在东欧地区还是中东、北非地区,战乱不已,无一不是与美欧等西方大国肆意干涉这些地区国家的内部事务有关。

为了粉饰自己强权政治、霸权主义的行径,少数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这一唯一超级大国,不断抛出“主权概念过时”、“人权高于主权”、“新干涉主义”、“失败国家”、“邪恶轴心”、“暴政前哨”等种种谬论。然而,事实终归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美国鼓吹的“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的世界秩序,带给世界的不是和平、稳定,而是战乱、灾难。

美欧等西方大国近些年为维系其“西方自由世界秩序”,还经常以推进“经济全球化”为借口。它们鼓吹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发展、各国利益交融的时代,不应再强调尊重各国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这种论调完全是虚伪、荒诞的,根本站不住脚。自从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以来,只要民族国家是构成国际社会的主体一天未变,国家之间就必须遵守各国主权平等的原则。至今联合国这一当今最具权威的国际组织依然是按照主权国家原则建立并运转的。即使欧盟这样的一体化程度最高、综合实力最强的主权国家联合体,也不能成为其成员。没有任何理由或依据可以借口发展国家间的经贸往来而削弱各国主权平等、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一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重要性。

即使为推进一体化,在成员国之间也同样需要遵守主权平等的原则;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虽可共享成员国的部分主权,但也不能过分。欧盟就是现成的事例。导致英国公投脱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认定在立法、移民等问题上,英国的主权遭到不能容许的损害,欧盟成员国中间要求从欧盟机构收回更多主权的呼声日甚,也源于主权平等的原则没能得到应有的遵守。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曾指出,“乌托邦式地企图建立联邦欧洲,加速着欧盟的解体”。

其实,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欧盟友之间出现不和,原因之一也是未能遵守各国主权平等、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一重要原则。特朗普上台不久就公开赞扬英国脱欧,唱衰欧盟。这招致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跑到华盛顿,当面警告美国政府,“我们不会插手美国政治,欧洲人也希望美国不要插手欧洲政治”。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邓小平就曾指出,国际秩序是否具有生命力,取决于它以什么原则为基础。“西方自由世界秩序”之所以面临崩溃的危机,归根结底在于美欧等西方大国违背国际社会公认的各国主权平等、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一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而试图以它们那一套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观作为世界秩序的基础。实践表明,这是行不通的。

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尔也承认,世界秩序正在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西方自由世界秩序”迟早必将终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欧盟大使)

热门文章 +more

冯雷:南海明显降温,《南海行为准则》磋商

“准则”若能最终达成,将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全面性的体现,中国若通过南海局势的缓和实现与东盟关系的提升,能够形成中国在区域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为区域治理提供“杠杆”。王毅外长指出,南海问题处在降温过

美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
丁原洪:关于世界秩序之争
韩联社:萨德系统雷达即将抵韩
格林:中美需争取理解彼此的担忧
崔天凯:聚焦中美利益交汇点
TPP谈判夏威夷部长会无功而返
曹世功:不要把“改革开放”标签强加给朝鲜
锦绣:我和俄罗斯老战士老伊万
吴正龙:解析日本防卫合作新指针
郑永年: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徐奇渊:亚投行往后功课怎么做?
陈积敏: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大挑战
推荐文章 +more